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伊朗处决全国摔跤冠军:被控杀害便衣特工,特朗普求情反加速死刑执行?

没有谁能阻止伊朗政府处死一个伊朗人,特朗普也不行。

9月12日,伊朗官方宣布,在受害者父母和家人的坚持下,已经对纳维德-阿夫卡里执行死刑。消息一出,举世哗然。

国际奥委会发布了一份特别声明:“伊朗摔跤运动员纳维德-阿夫卡里被处决是一条让人悲伤的消息,国际奥委会也为之震惊。此前,国际奥委会主席汤姆斯-巴赫本周曾经写信,呼吁伊朗最高领导人和总统,在尊重伊斯兰共和国主权的同时,宽恕纳维德-阿夫卡里。让人不安的是,世界各地运动员的诉求,再加上国际奥委会、伊朗奥委会、世界摔跤联合会、伊朗摔跤联合会的共同努力,依然没有达成目标。此刻我们与纳维德-阿夫卡里的家人、朋友同在。”

作为一个前摔跤冠军和泥瓦匠,阿夫卡里到底犯了什么死罪?

2018年8月,纳维德-阿夫卡里参加了抗议游行,同年9月17日遭到逮捕。今年9月初,阿夫卡里被指控犯有20多项罪名,包括杀害一名便衣特工,被判处两项死刑。他的两个兄弟瓦希德和哈比布分别被判处54年和27年监禁。

政客新闻网首席记者马修-卡尼辛内基这样写道:“判处两次死刑到底有什么意义?难道他们担心会把第一个搞砸?”

很多体育机构明确表态,反对处死阿夫卡里。在UFC主席达纳-怀特的请求下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隔空喊话,希望伊朗当局能够慎重考虑,网开一面。超过26000名网友签署了挽救阿夫卡里生命的请愿书,身在国外的伊朗人则用“拯救纳维德-阿夫卡里”为标签,轰炸社交媒体。然而,这些都无法改变阿夫卡里的命运,从判决到执行,伊朗当局雷厉风行。

9月5日,伊朗国家电视台播放了阿夫卡里认罪伏法的视频。面对镜头,阿夫卡里做了两个刺杀动作,“我捅了两次,一次之后又捅了一次。”一天之后,阿夫卡里和家人通了电话,告诉他们,自己被关押在设拉子市的阿德莱巴德监狱,戒备森严,条件恶劣,电话很快被挂断了。这是阿夫卡里留给家人最后的声音。

按照伊朗法律,死刑犯有权要求在行刑前和亲人见面。阿夫卡里的律师在推特上表达了愤怒:“你们这么着急执行死刑,以至于剥夺了纳维德见亲人最后一面的机会?”

阿夫卡里被判处死刑后在国际社会上引发了争议,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:证据不足,严刑逼供。

为了回击特朗普的推特,伊朗特意制作了一段11分钟的视频,让遇害者哈桑-土库曼的父母痛哭着出镜,同时展示了一些所谓的证据:根据信号追踪,阿夫卡里和兄弟瓦希德-阿夫卡里的手机在案发时都在附近。一段监控录像显示,阿夫卡里曾在案发地点附近出现。

阿夫卡里的家人给出了截然不同的书法,称他当时独自出门,不是为了参加游行,而是帮瓦希德修手机。而播放的那段监控录像拍摄于案发前2小时,阿夫卡里在视频中没有任何异常举动,只是一边走一边打电话。这意味着,伊朗当局拿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。

之前站出来指证阿夫卡里的证人也纷纷翻供,一个承认是迫于某种压力出来作证,另一个说自己的表达有误,还有一个证人声称,在法庭上才第一次见到阿夫卡里。

更糟糕的是,阿夫卡里声称自己遭受了严刑逼供。媒体曝光了一封阿夫卡里手写的信件,在信中他提到,为了逼他认罪,审讯部门实施了各种酷刑,包括用塑料袋套住头部进行窒息,把酒精灌入鼻孔等等。在另一段流出的音频中,阿夫卡里说:“如果我被执行死刑,我希望你们能够知道,一个无辜的人,尽管竭尽全力想让别人听到他的声音,还是会被处决。”

阿夫卡里的母亲在社交媒体上控诉伊朗当局:“他们折磨我的儿子,以此来指证纳维德,这是一场虚假的审判,我的孩子们根本无法保护自己。”

伊朗网媒IranWire爆料,审讯期间瓦希德曾经自杀过两次,第一次他打碎玻璃,试图切断颈部的动脉,后来被监狱送到医院进行了手术。两次自杀未遂后,瓦希德开始绝食,希望用这种慢性自杀博得司法官员的关注。

兄弟三人从刑事调查部门转移到情报部门后,之前的刑讯逼供变成了小儿科,取而代之的是让他们濒临崩溃的心理游戏。审讯中卡乌斯-赛义德-艾马米的名字不断被提及,这位伊朗裔的加拿大学者和环保人士最终死在狱中,负责审讯的情报人员告诉他们:“我们杀了他,虽然他是个名人,什么事都没发生,何况你们这几个无名之辈?”

阿夫卡里兄弟被戳中了软肋,如果坚持不认罪,情报部门扬言会逮捕他们的父母、妹妹和另一个兄弟,赤裸裸的恐吓最终突破了他们的心理防线。

有人曾以个人名义作证,称亲眼目睹阿夫卡里遭到酷刑,胳膊被打断。根据IranWire的报道,这名证人不是阿夫卡里的亲戚,与他的家族没有任何关系。然而在审判期间,法官并没有传唤该名证人,认为他的理由并不充分。阿夫卡里以遭受刑讯为由,要求伊朗最高法院对案件进行重审,然而这个请求被驳回,司法部门直接否认了刑讯逼供的指控。

国际特赦组织中东和北非区副主任戴安娜-艾塔哈维说:“这个年轻人拼命向法庭寻求帮助,希望得到公正的审判,证明自己的清白。法庭上流出的录音显示,他请求法官调查自己对酷刑的投诉,并将另一名目击者带到法庭作证,然而这个请求被非法地、残忍地拒绝了。阿夫卡里兄弟是漏洞百出的伊朗司法系统下最新的受害者,这个案件进一步证明,伊朗依靠刑讯和虐待得来到的证词进行刑事定罪,这违反了国际法。”

据目击者称,阿夫卡里的尸体上有明显的钝器伤痕,脸部完全变形,鼻梁被打断。闻讯赶来的亲人只允许看看他的脸,尸体被抬走时,渗出的血染红了裹尸布。很多人因此怀疑,阿夫卡里可能在监狱里已经被折磨致死。

半岛电视台艾赛德-贝格认为这个案件有两个版本:“伊朗之外我们听到的是,纳维德-阿夫卡里因为参加了2018年的游行,杀害了一名特工后被捕。然而在伊朗内部,截然不同。警方通过闭路电视的监控录像锁定了阿夫卡里,他的被捕、定罪与那次游行毫无关联。”第二种说法很难站住脚,从案件发生的那一刻起,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和政治搅拌在一起。

2018年8月,伊朗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,各大城市的伊朗人民走上街头,抗议日益恶化的经济形势和通货膨胀,甚至喊出了反政府的口号。而伊朗政府将这场近10年来最严重的骚乱归咎于政治原因,认为这是国内“暴徒”和远在美国、以色列的流亡者的里外勾结。

被杀的土库曼是一名便衣特工,隶属于伊斯兰革命卫队,死后被当局以“烈士”的身份厚葬。正因为如此,设拉子市情报局对此案高度关注,希望尽快找到凶手。然而经过45天的调查之后,仍然没有头绪,司法部门承受了来自受害者家属和上级的双重压力。阿夫卡里的家属认为,正是这种压力制造了这起冤案。

除了现身案发现场之外,阿夫卡里的“前科”也加大了自己的嫌疑,他曾在一家体育沙龙里玷污了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照片。还有一次,他在街上当众推搡了一位阿訇。被伊朗情报部门盯上之后,阿夫卡里再也没有机会洗刷自己的罪名

阿夫卡里被判处死刑的消息传出后,很多人认为伊朗政府是出于政治目的,杀鸡儆猴,借此平息国内的抗议活动。世界运动员协会(WPA)说:“纳维德是成千上万抗议经济困难和政治压迫的伊朗公民之一,然而他遭到了不公正的攻击,伊朗当局希望以这样一名受欢迎、备受瞩目的运动员为靶子,恫吓其他参与抗议的伊朗公民。”

其实,遇害者土库曼的家属已经考虑放弃对阿夫卡里的控诉。按照伊朗法律,死者的直系亲属可以选择原谅被告(大部分情况是接受了对方的赔偿金)。就在伊朗当局宣布处死阿夫卡里当天,土库曼一家准备开会讨论这件事。阿夫卡里的家人准备飞过去做最后的努力,然而飞机还没起飞,噩耗传来。

更诡异的是,阿夫卡里被处决时正值穆哈兰月,按照伊斯兰教法和伊斯兰共和国宪法,在此期间严禁杀人,不能执行死刑。

没有人比阿夫卡里的妈妈更悲伤,她失去了一个儿子,还有两个儿子身陷囹圄。伊朗裔英国演员、人权活动家娜扎宁-博尼亚迪在推特上说:“我们现在必须要做的是,让嘲弄正义的伊斯兰共和国当局负责。阿夫卡里的妈妈向我们求助,我为她感到难过。”

很多人建议将伊朗踢出所有的体育比赛,然而对这个已经遭受经济封锁的国家来说,这样的制裁无关痛痒,伊朗还是那个伊朗。一个使用波斯语的推特用户写道:“阿夫卡里不是伊斯兰共和国第一个受害者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”

生前,阿夫卡里拿过伊朗国内的冠军,然而在死后,他才拥有属于自己的维基百科。达纳-怀特这样评价阿夫卡里:“这家伙是一个猛男,世界冠军级的选手,身体强壮。我很确定,他的精神和身体一样坚强,为自己的信仰而战,为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”

作者:蓝剑十三

(责任编辑:周峻涛_NS4573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皇冠体育在线_Welcome! » 伊朗处决全国摔跤冠军:被控杀害便衣特工,特朗普求情反加速死刑执行?